衰老与肿瘤国际研究中心(ICAC)PI、博士后、科研助理招聘公告
首页 > 热点评说
关注我们
学术桥-订阅号
学术桥-小程序
“本科毕业论文抽检,取消”!

  在无数为论文奋战的深夜,一群年轻人的脑海里总会闪现一句话:“知网是什么?”

  4年前,“翟博士”几乎以一人之力推动了毕业论文审查的“地震”。继研究生论文大抽检后,论文问责工作覆盖到本科生阶段,已成“燎原之势”。

  但与研究生不同的是,本科生到底要不要写论文,一直存有争议。

  近日,北京大学教育学院/教育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卢晓东在《中国科学报》发布文章表示,“本科生毕业论文不应是必修课”,“要让本科生论文回归其‘选修课’的原本属性,取消本科毕业论文抽检工作势在必行”。

  “本科生毕业论文不应是必修课”

  本科毕业论文抽检,源于2021年1月教育部出台的一份文件——《本科毕业论文(设计)抽检办法(试行)》。其中规定,本科毕业论文抽检每年进行一次,抽检对象为上一学年度授予学士学位的论文,抽检比例原则上不低于2%。

  面对论文可能被抽检的可能,本科生们瑟瑟发抖。被抽检到的毕业生,面临着再次修改论文的可能。而有修改机会也算是“不幸中的万幸”,更绝望的是,因抽检不合格,还没捂热的毕业证学位证可能被撤销。

  此前,在北京日报创建的关于“你会担心毕业论文被抽检”投票中,超过半数网友选择“会担心,如果被抽检,我将很焦虑”。还有不少网友表示:“我毕业五年了,还会被抽到吗”、“为什么我已经毕业了还不放过我”。

  感受到压力的,不仅是本科生。学生论文抽检不合格,其指导老师也会面临处分,甚至有教师曾在网络平台表示“我学生抽检不合格,已经给我逼辞职了”。

  根据2023年7月公布的《2022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,去年国内本科毕业生数为471.57万人(不包括职业本科、成人本科、网络本科毕业生人数)。按照文件中2%的比例,抽检论文数可能超过9.43万份。对于这一抽检数据,卢晓东认为,抽检评阅如此多的论文,对高校教师来说,是非常辛苦的工作。

  另一方面,卢晓东表示,本科生毕业论文本质是本科生科学研究。对于计划在本科毕业后进入研究生阶段学习、有志于科研的少数学生,需要经由科学研究课程去学习如何研究和创新。从必修-选修维度看,作为有学分的课程,本科生毕业论文对于所有学生而言应是选修课。

  长期以来,“苦高中,耍大学”的观念让无数本科生陷入享乐主义。随着近年来学术不端事件的频频爆出,论文抽检等毕业“关卡”接踵而至,虽有一众大学生叫苦不迭,却是为本科教育“挤水”的必经之路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曾进行过一项调查,80%的学生认为大学课程仅需通过期末前的“加紧复习”就能通过。“临时抱佛脚是不少学生的学习常态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处长龙永红说。

  如今,教育部启动的本科毕业论文抽检试点工作无疑是提质的方式之一。但是,狠抓本科教育质量建设,加强过程管理同样重要,而非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最后的毕业论文上。

  教师与高校之责,重于泰山

  本科是高校“金字塔”的底座,本科人才培养的厚度与广度直接决定了硕士、博士人才培养的高度。让不合格的学生无法毕业,倒逼在读学生潜心治学,正是教育部多项政策、越来越多高校对学生念起“紧箍咒”的真正落脚点。

  在论文抽检之外,接二连三的重磅文件,在当代大学生中引起巨大水花,更将高校学生求学过程存在的种种问题拎出水面,为本科人才的教育质量提供了坚实保障。

  要保证本科教育质量,焦点还在大学课程。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核心要素,课程质量决定人才培养的质量。2019年,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窦贤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教学一线的优质教师太少,“水”老师上“水课”。

  “水课”必会“稀释”本科教育。教育部要求高校开展一流本科课程建设,破除课程千校一面,杜绝必修课因人设课,淘汰“水课”,让课程优起来、课堂活起来、学生忙起来,提升课程学习的广度、深度和挑战性。

  把“水课”变成“金课”的同时,不断提高教师队伍质量,成为当前推进教学改革、加快一流本科建设的发力点。作为高校教书育人的核心人物,教授更应承担起人才培养和保障本科教育质量的重要职责。

  2018年的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,时任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:“不参与本科教学的教授是不合格的教授。”给教授明确划了条“合格线”——要参与本科教育;2019年10月,教育部接连发布《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》、《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》,再次强调,让教授到教学一线去;2021年,《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加强新时代高校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指导意见》发布,明确教授承担本专科生教学最低课时要求,对未达到要求的给予年度或聘期考核不合格处理。

  在政策指导下,多个省份均明确将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基本制度。2019年,江苏省教育厅出台的《加快培养一流人才建设一流本科教育实施意见》的征求意见稿中更是提出,如果教授连续两年不给本科生上课,其职称将改为研究员。

  此外高校对本科生院、本科生导师制的探索,把课程、专业的选择自由还给学生,改变了本科生“放养式管理”的局面,也能在关键时刻给予学生指导,是我国高校本科生教育与世界一流大学进一步接轨的重要表现。本科教育是国内高校的立校之基、办学之本,坚持“以本为本”,重视本科教育教学工作,并培养出符合新时代发展需求的一流本科人才,是每一所高校办学育人的重要出发点。

  我国高等教育走过了从小到大、快速发展的历程。在新的发展阶段,提高质量越来越成为一项紧迫而艰巨的任务。一系列举措说明,守好“严出”关的同时,加强培养过程质量,不会仅仅止步于简单的“论文抽检”,而将会逐步向着深层次、多方位迈进。

  对学生而言,随着教育部和高校的一系列举措落地,在大学中“浑水摸鱼”一定会越来越难。在要求更严格的现实状况下,与其面对变化担忧抱怨,提升自身实力才是解决之道。

延伸阅读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,请与我们联系。
扫码关注学术桥
关注人才和科研